集团新闻

九毛九再战港股:主品牌增速放缓 海外采购失控致损失

发布日期:2019-09-09    

斑马消费 陈晓京

49岁的海底捞老板张勇成为新加坡首富,今年50岁的管毅宏再次将九毛九国际推上资本市场。

日前,这家排名中国前三的中式餐饮企业,再度公开拟募资扩张,从A转港意味着管毅宏对资本更为急迫。

其实,管毅宏要解决的不止于扩张,随着旗下九毛九餐厅收入增速放缓,业绩重任大部分集中在“太二”品牌上。

“太二”品牌诞生刚满4年,这个子品牌能为公司业绩支撑多久,以及公司其他品牌能否顺利接棒,值得投资者重点关注。

两大品牌成业绩主力

继去年主动终止在A股IPO后,今年,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执行董事及控股股东管毅宏,转身将公司推向香港资本市场。

和海底捞张勇一样,管毅宏期望能够借助香港国际化的资本市场背景,拓展自己的餐饮生意。

向港交所提交的聆讯资料显示,公司目前主要经营九毛九、太二、怂、2颗鸡蛋煎饼和那未大叔等5个餐饮品牌,分别以不同的产品,服务不同类别的消费人群。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就目前来看,九毛九餐厅和太二酸菜鱼餐厅,是公司经营较为成熟的两大核心品牌。

1995年10月,海南房地产泡沫刚刚消退,山西人管毅宏在海口开设第一家九毛九餐厅,主打山西面食。这家开在海口南航东路上的餐厅叫“九毛九山西面馆”,即是九毛九餐厅前身。

2002年6月,管毅宏走出海南,来到广州开设了一家分店,自此之后,九毛九餐厅大幅扩张。

2012年,公司启动跟随购物中心战略,首先在白云万达开店并且一炮打响。以后哪里有大型购物中心,九毛九餐厅就开到哪里。

截至2019年7月,九毛九餐厅在全国拥有门店数量149家,九毛九餐厅也从单卖面食产品拓展到面食以外的米饭、热菜等领域。

九毛九餐厅逐渐成为公司收入主要来源,高峰时期收入占比公司收入9成以上,在2019年上半年,其收入贡献占比也在50%以上。

2015年,公司内部孵化出“太二”品牌,专做酸菜鱼菜品等,当年即开出4家门店。截止目前,已经有98家门店,贡献了公司4成以上营收。

主营四川冷锅串串的“怂”品牌2017年创立,2颗鸡蛋煎饼和那未大叔均在2019年创立,目前分别拥有门店1家、63家和1家。这3个品牌对公司业绩贡献尚小。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64亿元、14.69亿元、18.93亿元和12.37亿元,纯利率分别为4.4%、4.9%、3.9%和8.2%。

广东一直是公司重要市场区域,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来自广东区域收入占比公司收入的75.1%、74.7%、73.4%、74.9%,及68.0%。

九毛九餐厅增速放缓

斑马消费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创立24年的九毛九餐厅增速已经放缓。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6月,九毛九餐厅收入分别为10.92亿元、12.03亿元、13.34亿元和6.83亿元,分别占比公司收入的93.8%、81.9%、70.5%和55.2%。

2017年、2018年的增速分别为10.16%和10.88%。2013年至2015年,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九毛九餐厅,营业收入平均增速53.80%。

为什么增速下滑这么厉害?

九毛九餐厅开店速度正在放缓。2013年至2015年新开门店分别为33家、42家和46家;2016至2018年分别为3家、17家和16家。

同期,九毛九餐厅关店频率大增,2016年至2018年分别关店13家、6家和6家。

2016年至2018年,九毛九餐厅分别为128家、139家、147家,年均净增加10家左右。同期,太二餐厅分别为13家、28家、65家,年均净增加门店数量26家,仅在2017年因房东终止租赁关店1家门店。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太二餐厅新开门店数量分别为9家、16家、37家及26家。

单店年收入方面,2017年,太二餐厅单店年收入首次超过九毛九餐厅,当年,太二餐厅单店年收入871.52万元,九毛九餐厅为865.87万元。2019年上半年,太二餐厅以单店半年收入549.09万元,再次超过九毛九餐厅。

从营收来看,太二餐厅增长确实很快。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其收入分别为0.68亿元、2.44亿元、5.40亿元和5.38亿元,分别占比公司收入的5.8%、16.6%、28.5%和43.5%。

2017年和2018年,太二餐厅营收增速分别在258%和121%,远超于主品牌九毛九餐厅的收入增速。其经营利润率,虽因制作酸菜鱼原料鲈鱼价格上涨,从高峰时期2016年的30.1%降至2018年的22.5%,仍高于九毛九餐厅16-18%的区间。

翻座率方面,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太二餐厅分别为3.6次、4.5次、4.9次次及4.9,客单价分别为65元、69元、72元及75元,均高于九毛九餐厅平均低于3次的翻座率、60元的客单价水平。

太二餐厅也成为此次公司募资重点,据披露的聆讯资料显示,公司拟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开设太二餐厅80家和100家,同期,九毛九餐厅开店数量仅计划18家和20家。

采购主管监守自盗致重大损失

随着公司餐厅网络扩大,对优质冷冻猪肉的需求不断增长,公司从2015年开始从西班牙、英国和丹麦等欧洲国家进口冷冻猪肉产品。

公司直接向海外供应商下订单,进口货物在海关申报后暂时存放在报关代理的仓库。在冷冻猪肉运至港口时并没有及时记录为存货,相反,存货在交付给公司物资部门后才被确认。

这个先天形成的管理“漏洞”,为公司前采购主管许佳嘉创造了不少方便。

2015年至2018年,这3年期间,许佳嘉是公司唯一一名负责采购、并指示报关代理的仓库提取冷冻猪肉的人员,许则利用公司存货谋取私利将近3年时间。

直到2018年初,公司管理层注意到与冷冻猪肉海外采购有关的预付款出现不合理的余额和周转天数,并由此启动内部调查。

2018年12月,公司内部调查显示,许佳嘉承认挪用部分进口冷冻猪肉库存、并在未经授权情况下向独立第三方出售谋取私利。

2019年2月,警方正式对许佳嘉经济犯罪案件立案。目前,许某已处于失踪被通缉状态。

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公司存货亏损被确认分别为306.6万元、988.9万元、2214.9万元,占公司采购总额的0.8%、1.9%和2.8%,占公司同期进口冷冻猪肉采购总额的16.4%、18.6%和46.8%。

除采购主管监守自盗造成重大损失,公司还其他存在不合规风险。截止目前,公司29家餐厅及一家中央厨房,尚未能获得相关消防安全机构的消防安全检验审批,意味着开店延后、甚至停业整改等风险。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